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夏津白癜风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1 23:26:33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夏津白癜风,可以根治白癜风权威的设备,三穗白癜风医院,保靖白癜风医院,得了白癜风可以吃什么水果,北京好的白癜风医院排名,山西白癜风传染么

  

  韩德云,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律师协会会长,被称为“敢言代表”,长期关注官员财产公开在制度和立法层面的进展。新京报记者 贾世煜 摄

  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律师协会会长韩德云曾连续7年提出建议,希望全国人大常委会将公务员财产申报(公开)法纳入立法规划。在推动居住证制度方面,从2005年到2015年的十年内,他反复建议保障部分进城务工人员享受公共权益、统一申领“门槛”等。

  ★新闻内存

  公职人员财产申报法正起草

  据媒体报道,2005年,官员财产公开首次出现在人大代表的议案中。早在1994年,第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将《财产收入申报法》正式列入五年立法规划,但“阳光法案”未能实际进入立法程序。

  2006年,韩德云邀请超过30名人大代表一齐提交了关于制定《公务员财产申报法》的议案,其中财产公开作为申报制度的重要一环。

  2012年7月,中纪委答复韩德云时表示,有关部门已抓紧对公职人员财产申报国家立法进行研究论证工作:结合中国实际,对申报制度进行研究论证,着手起草建议稿,并加快了起草进程。

  声音

  官员财产申报公开制度走向立法,在社会上全面铺开,从理论上不存在问题,从立法技术上也不存在问题。实际上是一个实践的问题。而这个实践分为几个步骤,先治标后治本,最后标本兼治。 ——韩德云

  谈官员财产公开

  不存在阻力 只是时机问题

  新京报:你曾连续7年“死磕”官员财产公开立法,现在还在关注这个事情吗?

  韩德云:我一直在关注这个事。我认为从官员财产公开制度的理论层面来说,中央有关部门已经准备得很充分了。实际上是在选择推出的时机和方式,以及推出的力度。

  新京报:在官员财产公开方面,这几年你感受到了什么样的变化?

  韩德云:现在领导干部都觉得申报财产是理所当然的事,没有谁会拒绝和反对,因为这对大家都一视同仁。

  其次,干部财产申报制度在党内严格执行以后,干部选拔调动中有效利用了这个制度,来检验官员的廉洁问题。此外,财产申报制度对预防贪腐也起到很好的效果。这意味着我们离官员财产公开制度,其实就是一步之遥。

  新京报:你刚才提到中央有关部门对这个问题的研究和准备,具体指的是什么?

  韩德云:从当年中纪委回复我的材料来看,他们对官员财产申报公开制度的研究,包括与国外制度的比较研究,都掌握得很充分。

  所以我认为官员财产申报公开制度走向立法,在社会上全面铺开,从理论上不存在问题,从立法技术上也不存在问题。实际上是一个实践的问题。而这个实践分为几个步骤,先治标后治本,最后标本兼治。

  新京报:现在官员财产向全社会公开主要面临哪些阻力?

  韩德云:我觉得现在不存在阻力的问题,只是时机和步骤选项的问题。

  新京报:什么时候时机才能成熟?

  韩德云:这个很难预判。但从现在来看,如果把官员财产的申报和公开看成一件事情的两个方面,那至少现在人们接受申报的普遍推开,也是很大的进步。

  谈巡回法庭

  没想到巡回法庭制度铺开这么快

  新京报:去年年底,最高法第五巡回法庭在重庆揭牌。这也契合了你在去年全国两会上提到在重庆设立巡回法庭的议案。当时有没有想到在重庆设巡回法庭的速度这么快?

  韩德云:我没想到巡回法庭制度的铺开会这么快。3月份,我领衔提了这个议案,重庆代表团有30多个代表签字。当时整个巡回法庭制度,从第一巡回法庭在深圳挂牌开始也只有1年多的时间。

  巡回法庭制度推出以后受到普遍欢迎,从加大司法改革力度来讲,我觉得应该要更快全面推开。

  新京报:巡回法庭成立之后,你感受到了什么样的变化?

  韩德云:首先是便利性,方便辖区内老百姓打官司。第二是提高整个辖区审判水平,推动当地司法审判质量的提高。第三是对于推动司法改革具有示范性、指导性。在中国司法体制下,有很多案件需要请示汇报,独立性不够。即使是在要求依法独立审判的同时,还是需要跟上级法院去沟通。所以最高法院的巡回法庭对于指导整个辖区法律服务各方面都有很大的意义。

  谈法官遇刺

  各个社会阶层应更尊重法律

  新京报:今年广西、江苏相继发生法官遇刺的事情,你如何看待这样的事情?

  韩德云:法院是中立的,通常离实际矛盾的发生比较远,它不是矛盾的一方。最近我们突然发现,法官卷入到社会矛盾当中成为矛盾的一方,成为有些人发泄仇恨的对象。这说明司法公正的力度还必须进一步加大。因为一旦司法公正上出现任何一点点瑕疵,就容易让本应该是中立的法官,成为受害的对象。

  其次,这也需要各个社会阶层更尊重法律,回到尊重法律的轨道上解决问题。法官就是法律的象征,法官没受到应有的尊重,怎么会尊重法律呢?从这个方面来讲,全社会都应该来加强对法官和法律的尊重,以及对法律的敬畏。

  新京报:目前在保护法官等司法人员的制度上,是否还需要更完善?

  韩德云:我觉得不是简单的保护问题。如果每一个法官需要雇几个保安保镖贴身保护的话,这个社会本身就不公正了,一定会有问题的。

  谈居住证制度

  要消除行政区划对人们生活的影响

  新京报:多年来,你也一直关注居住证制度的改革。如何评价现行的居住证制度?

  韩德云:居住证制度整体改革是很艰难一件事情,因为它本身是一个过渡性措施。要消除不同地区户口带来的差别待遇,首先还是取决于经济社会发展本身。我认为应该把经济社会发展产生差异回到市场中来解决,让市场来调节这个差距,尽量减少人为和行政赋予他的差异。

  另外,居住证这两年推出以后,应该评估一下实际效果。现在看来,它没有真正解决所谓消除差异,保障市民平等待遇方面的问题。

  新京报:最近有人大代表提出,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人口其实没有饱和,不需要调控人口。你对这个观点怎么看?

  韩德云:人口饱和是一个相对概念。在城市化发展的趋势当中,城市会越来越大,这是肯定的。影响城市人口饱和与否的关键问题,还是行政区划概念太重。不同行政区划之下,就意味着不同生活品质,不同基础设施配制,甚至不同生活理念。

  所以我觉得,还是要消除行政权力和行政区划对人们生活的这种影响。

  新京报记者 贾世煜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突泉白癜风医院